李然耳

兄弟对不起(写的不好是我的爱情是他们的ಠ~ಠ )

     我想忏悔。

     有个兄弟,我挺对不起他的。 唉其实也不能完完全全算是兄弟,我们俩的关系,一直比较复杂。 简单来说呢,就是他爸爸杀了我姐姐,他本人打了我一顿又端了我的饭碗害我没饭吃只好去混黑道,搞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。

      我再见到他是被老大安排到警局做他的搭档,为的就是找个机会做掉他。 我带着有仇必报的心情进了警局。 慢慢了解之后我发现除了脾气太暴躁,他人还是挺好的。他很喜欢猫,看见了就要盯着人家好一会儿,偶尔不出任务赶时间的时候还要上手撸一把。看他吃饭特别香,经常吃着吃着就目光呆滞,只剩下嘴咔哧咔哧动,面条米粉向来一筷子夹起多少一口吞多少,腮帮子鼓起来像只松鼠。

      有一次我们一起出任务,去一片茶园,在三千多条施肥沟里找证据。他拿着铁锹我挖了一下午,最后还真找到东西了。累了一天晚上回了酒店老大又来催我,还用我妈的命要挟我,让我说什么也得下手。

      我爸很早就不在了,姐姐也没了,我妈是我唯一的亲人,我不可能拿她开玩笑,我一定得做个了断。

      然后我回头看见他背对着我蜷缩着把自己埋在被子里,像只小动物。这样突如其来的脆弱和信任让我有点下不去手,我拿起枪,手指都放在扳机上,但是他翻了个身,脸向着我,咕哝了一句什么,又埋下头去留给我一个发旋儿,我就突然不想开枪了。

      要么说人类的本质就是真香呢。 后来上头实在逼我逼得紧了,还劳烦局长亲自告诉我他爸爸和我家的渊源。

      靠。

      我当时头都大了,脑子里杀他不杀他的意见站成两边面对面吵架,把我架空在中间进退狼狈。那么多年轻的脸冷冰冰地闭着眼,躺成一组六个人的图案。然后他——刑侦局最能干的局长,杀了我姐姐毁了我家的人的儿子——就这么突然出现了。他也闭着眼,脸色苍白,头发垂下来安安静静地躺在最中央,还是蜷缩起来的样子,像只小猫。

      我这辈子做梦都想要个说法,但毕竟也只是想要个说法而已,我从没真正动过杀人偿命的心思。

      后来我就拖着,在老大和局长之间打游击,他也曾经借着一个案子试探我,说是档案室归档可以帮我留心查一下我姐姐的案子,问我姐姐姓什么。我说我姐姐和我妈妈一个姓,我的搭档把视线投回到路面上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 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  有一天拖不下去了,我妈心脏出了问题,医院说不把手术费交齐就没法儿做手术。

      我有能力破案找证据,敢一个人去案发现场,但我没钱救她。

      是他把车卖了偷偷给我凑齐手术费,三十万的手术费换回来了我妈妈的命。

      我开始审视自己,也审视他。审视这么长时间里的我们。

      唉,他心里一定是有把火,烧得他就要难受死了。

      他把所有的错,所有人的死都归结在自己身上,那些其实不用他来背负的责任被他扛在肩上,久而久之成为牢笼枷锁,成为原罪。又是因为他的极度善良,害怕自己伤害到别人,所以在深夜里喝了大剂量的安眠药也还是辗转反侧,白天里忧郁暴躁瞪着眼找茬。

      也许这就是他保护其他人的方式,也从根源上避免了被爱、被保护。

      后来我们在天台上聊天,他一脸认真地问我为什么从来不提感情史,还问我是不是喜欢男人。

      我可去你的,这么重要的事情我随随便便就能跟你说?

      是啊我胆子小不敢和你说。 不过我还是把一直跟着我的那个酒壶送给他了,希望拿着它他会开心一点。

      再后来我等来了那个了断。 那天好像是个晴天,太阳很冷。我和他,局长和被挟持的他前妻站成两边对峙,他的眼神狠极了,像是那把火终于勇敢地烧出来,把他烧得通红。局长揪着他的领子把他压在车上,马上就要刺穿他的刀刃被他攥在手里,血流了他一身。

      本来应该死了的我爬起来,给了那个老混蛋一枪。

      妈的,敢在我眼前动我兄弟,你当我死的?

      他过来质问我为什么要开枪,为什么要杀了他,眼睛那么大那么圆,颤颤巍巍的。我两只手揪着他的衣领说我做都做了,你最好对得我做的这一切。然后我指着在车里昏迷不醒的他的前妻让他好好追求他的幸福。

      他像是要哭了,一叠声问我我该怎么办,我只是告诉他人是我杀的,我来负责任,十五分钟以后全城通缉我,否则他也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  他眼神迷离地瞪着我,连眉毛都挑起来“我们是兄弟我们可以一起面对的——” 我的兄弟脸上是灰,身上是血,头发乱蓬蓬,嘴唇是苍白的。可我依然觉得他是我见过的最勇敢无畏的英雄,站在破旧的停车场里发光。

      我笑了,把他死死抱在怀里。我感受到他的颤抖,也许是在因为妻子的伤势而害怕。他的手很无力地耷拉着,因为沾了血而不敢伸上来抱我。我轻轻摇晃着他,拍着他的后背,安抚他明显就要崩溃的情绪。他手足无措地念叨着让我放心,让我相信他,法律和正义会站在我们这边的。我向他承诺,今晚十二点以前去警局找他自首。

      他答应等我了。

      我转身要走,但是听到他慌乱地喊我,连着声音也在发抖。

     “诶等一下,你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  我说我去找我的小蜜蜂,因为我跟她约好了的。

      不过要是早知道末班地铁这么冷清,可能我就会早点去找她了吧。外面好黑啊,亮着灯的楼怎么离我那么远?

      在这个难得独处的时间里我想到了很多人很多事,想到姐姐的死,想到妈妈冰冷的手攥着我去看躺在泥里的姐姐,想到没钱吃饭不敢和妈妈说只好挨饿,想到做律师的的一个案子和最后一个案子,想到进了警局做他的搭档每天一辆车满世界跑,想到他在我身边笑或者安安静静地睡着。

      我对不起你啊兄弟,可能十二点之前我到不了了,得麻烦你多等一些日子,但是我对天发誓啊,我绝对回来,我还欠你三十万呢,那可不是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  何况你还攥着我的酒壶呢不是吗?

      我差你一个解释,等我回来了,我就去找你,跟你好好说说我的感情史,绝对满足你的八卦心。

      兄弟对不起,再见面我们再做兄弟吧。

      末班的地铁就要到站了,我先睡一会儿,晚安。


希望翟天临老师在31岁的时候能够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不能像13岁一样好看🙂(图源微博侵删)

毛毛说翟天临去哪儿他去哪儿一起凑合凑合就完了
哇塞他俩真的关系好好……这样真挚的友情要一直继续下去啊♡

我真的不是黑粉。【有人会信吗🙂】

执戈:

大家真的很对不起 不是我不想更新、尽用挂人的事情辣首页的眼睛 这波结束后 从明天开始一定日更一周补偿首页的大家

这位沐雨女主已经三番五次地践踏了我和我朋友的底线  对不起 就算辣遍了首页的眼睛掉尽了fo 我也要挂

温杯烫盏VayneJ:

灰的事情我不能让步。

她的事就是我的事。

就这样。

soot烟:

关于沐雨女士 @沐雨 微博挂我的问题。
今天烟灰在这里激情回复了。
如您所愿,求锤得锤,求挂得挂,我半点都不带水的。
为了避免杠精又来说我不敢带高清图,所以高清请走求锤得锤 
 
带我们阿梨玩啦,这次给你出场费!!♡
@梨拓 
“沐雨老师,信不信我告你洗文抄袭”
↑调色盘请走
用事实说话,谁对谁错自由天定。
您的调色盘拿好,右拐不送。
顺便您的文看完让我神清气爽,忍不住激发了我的创作欲,和亲友一起帮您做了一套封面
不用谢,毕竟我们那么爱你嘛♡
以上,我还是那句话:
我天生如此,不求人原谅。

又找到一个脑子有毛病的,大家一起举报了这个人渣。
(占tag抱歉)

woc靳老师和小王老师真的是太甜了吧……

非食用鱼子:

红: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。
黑:天天想你,把我最好的爱都给你。
我:有种当面唱。

好看到满地打滚……
图侵删

有点像李然然哦,太可爱了吧!!!!

感觉有点李熏然的画风盒盒盒盒盒盒盒   还挺可爱的????